周恩来精神

少年系列(九)狱中斗争

导语:"怀慈善之恒心,献福祉于民众",周总理生平系列故事:为了中华之崛起——周恩来的青少年时代

第九集:狱中斗争

上一年的五四运动,是因为日本提出无理要求而引发的,没收并焚毁日货成为全国人民的一致呼声。1920年1月20日,天津也焚毁了十多卡车日货。23日,有人在魁发成商店检查日货时,遭到日本浪人的毒打。警察厅厅长杨以德不但不惩办奸商,反而殴打学生,逮捕马骏、马千里等20多人。这怎能不激起全体学生的无比愤怒!

1920年1月29日,黑云低垂天际。寒风中,三五成群的青年学生,在约定时间来到天津东马路青年会。

下午两点,天津各校学生五六千人已经到齐。人群里,一位身着褪色的蓝布大褂,脖子上围着旧围巾的男学生,站在高台阶上,用浑厚的声音嘱咐大家:"这次请愿,事关重大,希望各校指挥维持秩序,不要无故骚乱,应有充分的精神准备,注意官警行动。"那位男学生就是周恩来,他指挥学生去省公署请愿,是为了要求当局释放6天前被捕的爱国运动领袖马骏、马千里等人。

在沿途群众的支持声中,游行队伍来到位于金汤桥畔的省公署前。大家公推周恩来、郭隆真、于方舟、张若名等学生为代表去交涉。

周恩来把游行队伍安置好后,与其他3名代表走到省公署大门前。大门紧闭。旁边走出来一个姓邢的贼头贼脑的省公署副官,问:"什么事?"周恩来严正说道:"我们是天津市学生代表,要面见省长,陈述我们的爱国主张。"邢副官看到黑压压的人群,心存几分胆怯,进去请示省长曹锐。

曹锐在省公署会议厅里颤颤惊惊,豆大的汗珠顺额直下。他对邢副官恶狠狠地说:"你就说我有病,可以接见代表,但他们必须先退到辕门外。"又指示站立一侧的杨以德:"你给我调集所有的警察,把这些亡命之徒抓起来!"

天渐渐暗了下来,冬天的夜晚异常寒冷。僵局还在持续。突然,一个同学发现大门虽已紧闭,但作门槛用的一根粗木头没有装上,门和地之间有一尺多高的空隙。周恩来对各校的学生指挥略作交待后,乘警察不注意,匍匐着从门底钻了过去,其他几位代表也跟着进去了。

周恩来机警地注视四周,发现大门旁的墙上靠着一个梯子,他迅速登上梯子,激动地向同学们大声喊道:"代表们都巳进来,诸位可耐心等待,各校指挥维持好秩序,如果没有圆满结果,我们誓死不归。如一点钟之后仍不见归来,就是失败了。大家可以再接再厉,另寻办法,不获成果,誓不罢休!"

就在这时,曹锐调集的军队、警察、保安队、预备队已经布置停当,那些毫无人性可言的士兵,手拿刀枪、棍棒、水龙头等,对学生开始了血腥的镇压。这就是天津历史上有名的一·二九血案。血案中,共有周恩来等数人被捕,50多人受了重伤。

周恩来等人被捕后,先被关在营务处。这是反动当局收押死刑犯人的地方,环境极差。经各界人士反复抗议、交涉,2月初,才转入警察厅,与先前被捕的同志关在一起。对这些被捕的人,反动政府既不审讯,也不释放,还不准他们互相往来。

一天晚上,狱方集合"训话"后,"犯人"分散回去时,一张张纸条住他们手中传着。打开一看,上面写道:"质问警厅,既不审问,又不释放,是何道理?"这些纸条是周恩来写的。他要带领大家开展狱中斗争。

警察厅厅长杨以德无可奈何,派一名叫高登甲的科长找周恩来前去"谈话",企图找出大的"后台"。他先是假惺惺地说了些夸奖学生爱国行动的话,然后问道:"《天津学生联合会报》主笔是谁?"

"没有主笔。"周恩来回答。

"学生联合会的款项从何处来?"

"是各界赞助学生会的人亲往会中捐助的。"

"捐款的是些什么人?"

"你们现在无权调查我们学生会的经济内容,我也无须回答你。"

杨以德又碰了一鼻子灰。两个月过去了,还无动静。

4月2日,周恩来联合难友,分别抗议警察厅拖延审理,并提出:限警察厅3日内举行公审,否则全体绝食。代表们绝食的消息越过牢狱的高墙,很快在社会上传开,顿时舆论哗然,民心愤愤。觉悟社的领导人之一邓颖超带领24名学生,背着行李,自愿前来替换绝食的代表。这种事情,杨以德自当警察厅厅长以来还没见过。他慑于广大群众的声威,为不闹出更大的乱子,只得放松对被捕代表的管制,并答应一两日之内移送检察厅。

4月7日晚上8点半,被拘留了两个多月的学生代表们,除因病和未成年的代表提前获得释放外,其余21人分乘六辆汽车被移送到天津地方检察厅民事看守所内。

检查厅的条件要比警察厅好一些,管制也松多了,男同学可以同住一处,自由往来,阅读书报。周恩来于是和于方舟等代表起草"公共读书法",组织了经济学、心理学、历史、法律、英文、日文等学习班,在代表中推选能者为师,辅导大家学习,每半月举行一次考试。同时还组织了政治、学术、社会问题等讨论会。

在狱中,周恩来系统地给大家介绍了马克思的学说,内容有:历史上经济组织的变迁、马克思传记、唯物史观总论等。

长期的拘押,难免使个别人产生低沉的情绪。周恩来是个多面手,他发动大家开展各种各样的文娱体育活动,使大家一直保持旺盛的斗志。

监狱之外,觉悟社的其他社员们一刻也没有停止营救被捕代表的工作。他们一面,广

泛宣传,发动工人群众和各阶层爱国人士,通过社会舆论向反动当局施加压力,一面又聘请了在京著名爱国律师刘崇佑先生,来为被捕代表辩护,进行合法斗争。

7月8日,是审判厅公开审理被捕请愿代表一案的最后一天。这一天,觉悟社的社员们一齐出动,到法庭上声援被捕代表。天津市的爱国学生和人民群众也纷纷聚集在法庭的大门口,要求进去旁听。

上午8点40分正式开庭,审判长、检察官、书记官等一一落座。审判长看看台下,见这一天旁听的人比前两次要多出一两倍,心存悸虑。检察官起诉完毕。

刘崇佑律师进行辩护。他说:"请愿是合法的,检察官已经认定。至于聚众多人一层,法律并不限定人数,即几千人、几万人,亦均无不可。学生请愿,据邢副官代表省长之允许,因绕后门太远,方从门坎下爬入,并得邢副官长许可。起诉所云之损坏门坎一语,更不近情。"

周恩来也起来进行了答辩。他质问道:"检察官说学生请愿是合法的,又依据刑法第164条起诉,这不是自相矛盾吗?""去年各省代表多次向总统请愿,也未听说给予刑事处分。以总统之尊严,尚且不加处分,怎么天津一地的行政长官竟敢如此?""当局派军警用刀枪棍棒打散请愿学生,造成流血惨案,又是哪条法律有此种规定?""既不审讯,又不释放,无理拘留各界请愿代表长达半年之久,又依据法律的哪一条?"

这一连串的质问,像连珠炮一样打得法官招架不住,他恼羞成怒地喝道:"究竟是

你审问我,还是我审问你?"

周恩来的答辩条理清晰,论据有力,旁听的群众时而以热烈的掌声表示对周恩来的

声援,时而以爽心快意的大笑为他的发言喝彩,时而发出嘘声表示对反动当局的讽刺。

法官们如坐针毡,审讯草草收场。

7月17日,开庭宣判。审判长宣读"判决书":"妨害公安罪十人,无罪;私擅监禁罪八人,二人无罪,六人各处五等有期徒刑二个月;妨害公务罪七人,无罪;骚扰罪四人,二人各处五等有期徒刑二月,二人各处罚金六十元;违犯警章一人,处拘留十日;羁押日数,均准折抵。"

显然,当局深感众怒难犯,被迫释放逮捕的请愿代表。但所有反动势力都死要面子,是不敢公开认错的,便捏造一些子虚乌有的罪名强加在被捕代表身上,用非法拘禁的日期来抵消刑期。

"代表们胜利啦!""我们胜利啦!"人们把坚贞不屈的获释的二十一名志士团团围住,争相握手祝贺。天津市学生联合会和各界联合会以天津市人民的名义,把镌刻着"为国牺牲"四个金字的纪念章,佩戴在每个代表的胸前,又给他们挂上大红绸花。周恩来和出狱代表分别乘坐9辆汽车,车上插着"欢迎被拘代表"的彩旗,在人们的夹道欢呼声中驶离法庭。

Copyright © 2017 Enlai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大鸾翔宇慈善基金会     备案号:京ICP备17010393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