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恩来精神

少年系列(八)新的觉悟

  导语:"怀慈善之恒心,献福祉于民众",周总理生平系列故事:为了中华之崛起——周恩来的青少年时代
 
  第八集:新的觉悟

      1919年9月2日下午,一列火车缓缓驶出北京站,向天津方向急速行进。
 
  车窗外,闪过一片片长着金黄色谷物的田野,果实累累的树林。
 
  车窗内,几名男女学生兴奋地交谈着,陶醉在巨大的喜悦之中。
 
  这些男女学生是:周恩来、张若名、谌小岑、郭隆真、郑岩……
 
  那时,男女学生的界限很分明。异性学生不同校。天津学生联合会的成员起初并不包括各女子学校的学生。女校的郭隆真、张若名等另外组织了天津女界爱国同志会。但是,爱国不分男女。伟大的五四运动,使男女学生冲破了几千年以来形成的封建束缚,走到了一起。
 
  郭隆真是位身强体健、热情活跃的姑娘。她打着手势说:"今后天津学生联合会同天津女界爱国同志会应该更紧密地合作,成为天津爱国运动的核心。"张若名接过话题说:"依我看,索性由女界爱国同志会的女校学生加入天津学生联合会,加强学联的阵容。"
 
  日影已经西斜,斜阳照在周恩来的脸上,非常英俊。
 
  他静静听完大家的意见,表示赞成。并进一步说:"另外,我还建议:第一,除了把两个组织合并以外,还要把这两个组织中的骨干分子结合在一起,另组一个强有力的核心小组,来推动各项斗争和工作;第二,由两会各推若干人办一个刊物,来指导运动的方向,并向广大爱国同胞宣传我们的主张。"
 
  周恩来的这个建议得到大家的赞同。回天津之后,几位同学便分头组织、积极筹划。经反复酝酿,决定成立一个20人的严密团体。
 
  1919年9月16日,在中国爱国运动史上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。在天津草厂庵天津学生联合会的一间办公室里,10名男学生和10名女学生坐在会议桌旁,举行一次重要的会议。
 
 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棂,把房子照得格外亮堂。这20名学生中,有周恩来、马骏、郭隆真、刘清扬、张若名、邓颖超、李毅韬、谌志笃、谌小岑、潘世纶……个个都有着不一般的经历。有天安门前指挥请愿斗争的英雄,断指写血书的勇士,在大街小巷慷慨陈词的演说家……
 
  会议由周恩来主持。两点钟时,他站起身,激动地说:"大家所殷切盼望的我们共同的团体,今天就要诞生了!"因有许多人互不认识,先由郭隆真、谌志笃介绍出席会议的男女成员。10位女性中,有两位不能不特别提到。一位是25岁的刘清扬,后来与张申府结婚。1921年,她与丈夫成为周恩来的入党介绍人。另一位是年方15岁的邓颖超,当时叫邓文淑。她早就知道周恩来了,曾在阅读《天津学生联合会报》后给周恩来写信:"我是你忠实的读者",署名"小超"。可周恩来当时并未特别注意。6年后,周邓结成了革命夫妻。
 
  介绍完毕,周恩来首先发言。他声音宏亮地说:"我们今天到会的人,都是受了20世纪新思潮的启发,觉悟到中国社会要从根本上解决,也就是要把那不合现代进化的军国主义、资产阶级、党阀、官僚、男女不平等界限、顽固思想、旧伦常等,全部加以铲除、改革。为了达到这个目的,我们要结成团体,出版刊物,以求改造学生的思想,进而唤起劳动民众的觉悟,来共求社会的改造……"。会上,周恩来提出了预先征询过大家意见的关于出版小册子的方案。大家对这个方案进行了热烈的讨论,决定将小册子定名为《觉悟》。
 
  由谁来主办这个小册子呢?有人主张这20个人算是一个委员会,小册子可以用天津学生联合会和天津女界同志会的名义出版。这个主张被大多数人否决了。大多数人认为,主办这个小册子,不能再用两会的名义和范围来束缚手脚,而应该成立一个独立的团体--觉悟社。大家最后一致通过这个方案。
 
  至此,在五四运动中,与新民学会齐名的觉悟社宣告成立!
 
  1920年,觉悟社部分成员合影
  周恩来(后排右1)、邓颖超(前排右3)、马骏(后排左3)、郭隆真(后排右3)、
  刘清扬(前排右2)
 
  觉悟社成立后的第一件事,是邀请北京大学教授李大钊来天津演讲。这是周恩来在成立会上提出的主意。他鉴于觉悟社的社员都比较年轻,只有满腔的热情,还未形成一定的信仰;加上这之前的若干次爱国斗争的经验证明:每到事态发展得很迅速和斗争特别紧张的时候,大家都感到头脑空虚,知识不足,不能应付自如一一便提议定期请知识界、思想界的名人来讲演。
 
  李大钊从1918年7月起,先后发表了《庶民的胜利》、《我的马克思主义观》等一系列介绍、宣传马克思主义的文章,是五四运动的精神领袖,声望卓著的马克思主义者。9月21日,他兴致高昂地应邀来到觉悟社,和周恩来等人一一握手,询问同学们参加请愿活动的详细情况,对觉悟社通过出版不定期的小册子,冲破男女界限,把男女同学中的骨干人物组织起来的做法,尤加赞赏。继李大钊之后,先后光临觉悟社讲坛的有蒋梦麟、罗家伦、孙几伊、刘半农、钱玄同、徐谦、包世杰、周作人等,都是当时思想文化界赫赫有名的人物。
 
  按原定计划,《觉悟》杂志应在10月5日出版。因10月份爱国运动的又一个高潮来临,觉悟社社员忙于直接的斗争。到这天,收到的稿件不足,只得延期。1920年1月20日,周恩来主编的《觉悟》杂志创刊号终于和祈盼已久的读者见面了!上面发表了周恩来撰写的三篇文章:《觉悟》、《觉悟宣言》和《有什么分别》,前两篇是纲领性的短论,明确地提出了反帝反封建的主张,系经全体社员讨论,由周恩来执笔写成的。
 
  觉悟社曾规定,社员改造自己的方法之一是:批评自己一一批评别人一一受人批评。但一直很难深入做到这一点。《觉悟》创刊号出版后,周恩来发现在不足10万字的小册子里,竟有70多处校对上的错误,便毫不讲情面地批评了几位担任校对工作的社员,并联系到这些人平日言行上的错误一起批评。
 
  觉悟社是个十分严密的组织,很少接纳新社员,如有人要求入社,经过严格的手续后,也只能吸收为社友,而且男女比例平等。鉴于白色恐怖极为严重,社员内部可互称姓名,对外一律用代号。在《觉悟》创刊号上,周恩来用的就是"伍豪"的笔名,邓颖超用的是"逸豪"的笔名。
 
  备注:
 
  在五四运动之初,天津男女学生组织是分开的。随着斗争的深入,学生运动中的骨干力量迫切感到需要打破男女界限,建立统一的组织。1919年9月16日,天津学生联合会和天津女界爱国同志会的20名男女进步青年组成了革命团体觉悟社。
 
  他们对外废除姓名,用抓阄的办法决定各自的代号,如周恩来为5号邓颖超为1号;再以代号的谐音作为化名,如赵光宸为“奈因”(为九即英文nine的谐音),马骏为“念久”(为29即廿和九的谐音)。因为20人在50个号码(从1到50)中任意抓取代号,故20人的代号是不连续的。
 
 
  男成员:
  男成员10名,他们分别是:5号周恩来,后化名“伍豪”;9号赵光宸,后化名“奈因”;11号薛撼岳,后化名“石逸”;18号关锡斌,后化名“石霸”;19号潘世纶,后化名“石久”;20号胡维宪,后化名“念豪”;28号李振瀛,后化名“念八”;29号马骏,后化名“念久”;41号谌小岑,后化名“施以”;50号谌志笃,后化名“武陵”。
 
  女成员:
  女成员10名,她们分别是:1号邓颖超,后化名“逸豪”;3号周之廉,后化名“珊”;13号郭隆真,后化名“石珊”;25号刘清扬,后化名“念吾”;26号吴瑞燕,后化名“念六”;31号李锡锦,后化名“衫逸”;34号郑季清,后化名“衫峙”;36号张若名,后化名“衫陆”;37号张嗣婧,后化名“衫弃”;43号李毅韬,后化名“峙山”。
Copyright © 2017 Enlai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大鸾翔宇慈善基金会     备案号:京ICP备17010393号-1